8/15 閱讀:士師記 16-18

Yi Alan

19 Posts Published

Date

7 8 月, 2021

士師記 16
士師記 17
士師記 18

士師記(Judges) 16

16:1 參孫到了迦薩,在那裡看見一個妓女,就與他親近。

16:2 有人告訴迦薩人說:參孫到這裡來了,他們就把他團團圍住,終夜在城門悄悄埋伏,說:等到天亮我們便殺他。

16:3 參孫睡到半夜,起來,將城門的門扇,門框,門閂,一齊拆下來,扛在肩上,扛到希伯崙前的山頂上。

16:4 後來參孫在梭烈谷喜愛一個婦人,名叫大利拉。

16:5 非利士人的首領上去見那婦人,對他說:求你誆哄參孫,探探他因何有這麼大的力氣,我們用何法能勝他,捆綁剋制他,我們就每人給你一千一百舍客勒銀子。

16:6 大利拉對參孫說:求你告訴我,你因何有這麼大的力氣,當用何法捆綁剋制你。

16:7 參孫回答說:人若用七條未乾的青繩子捆綁我,我就軟弱像別人一樣。

16:8 於是非利士人的首領拿了七條未乾的青繩子來,交給婦人,他就用繩子捆綁參孫。

16:9 有人預先埋伏在婦人的內室裡,婦人說:參孫哪,非利士人拿你來了。參孫就掙斷繩子,如掙斷經火的麻線一般,這樣他力氣的根由人還是不知道。

16:10 大利拉對參孫說:你欺哄我,向我說謊言,現在求你告訴我當用何法捆綁你。

16:11 參孫回答說:人若用沒有使過的新繩捆綁我,我就軟弱像別人一樣。

16:12 大利拉就用新繩捆綁他,對他說:參孫哪,非利士人拿你來了。有人預先埋伏在內室裡,參孫將臂上的繩掙斷了,如掙斷一條線一樣。

16:13 大利拉對參孫說:你到如今還是欺哄我,向我說謊言,求你告訴我,當用何法捆綁你。參孫回答說:你若將我頭上的七條髮綹,與緯線同織就可以了。

16:14 於是大利拉將他的髮綹與緯線同織,用橛子釘住,對他說:參孫哪,非利士人拿你來了。參孫從睡中醒來,將機上的橛子,和緯線,一齊都拔出來了。

16:15 大利拉對參孫說:你既不與我同心,怎麼說你愛我呢?你這三次欺哄我,沒有告訴我,你因何有這麼大的力氣。

16:16 大利拉天天用話催逼他,甚至他心裡煩悶要死。

16:17 參孫就把心中所藏的都告訴了他,對他說:向來人沒有用剃頭刀剃我的頭,因為我自出母胎就歸神作拿細耳人,若剃了我的頭髮,我的力氣就離開我,我便軟弱像別人一樣。

16:18 大利拉見他把心中所藏的都告訴了他,就打發人到非利士人的首領那裡,對他們說:他已經把心中所藏的都告訴了我,請你們再上來一次。於是非利士人的首領手裡拿著銀子,上到婦人那裡。

16:19 大利拉使參孫枕著他的膝睡覺,叫了一個人來剃除他頭上的七條髮綹。於是大利拉剋制他,他的力氣就離開他了。

16:20 大利拉說:參孫哪,非利士人拿你來了。參孫從睡中醒來,心裡說:我要像前幾次出去活動身體,他卻不知道耶和華已經離開他了。

16:21 非利士人將他拿住,剜了他的眼睛,帶他下到迦薩,用銅鍊拘索他,他就在監裡推磨。

16:22 然而他的頭髮被剃之後,又漸漸長起來了。

16:23 非利士人的首領聚集,要給他們的神大袞獻大祭,並且歡樂,因為他們說:我們的神將我們的仇敵參孫交在我們手中了。

16:24 眾人看見參孫,就讚美他們的神,說:我們的神將毀壞我們地,殺害我們許多人的仇敵,交在我們手中了。

16:25 他們正宴樂的時候,就說:叫參孫來,在我們面前戲耍戲耍。於是將參孫從監裡提出來,他就在眾人面前戲耍。他們使他站在兩柱中間。

16:26 參孫向拉他手的童子說:求你讓我摸著托房的柱子,我要靠一靠。

16:27 那時房內充滿男女,非利士人的眾首領也都在那裡。房的平頂上約有三千男女觀看參孫戲耍。

16:28 參孫求告耶和華說:主耶和華阿,求你眷念我,神阿,求你賜我這一次的力量,使我在非利士人身上報那剜我雙眼的仇。

16:29 參孫就抱住托房的那兩根柱子,左手抱一根,右手抱一根,

16:30 說:我情願與非利士人同死,就盡力屈身,房子倒塌,壓住首領和房內的眾人。這樣,參孫死時所殺的人,比活著所殺的還多。

16:31 參孫的弟兄和他父的全家,都下去取他的屍首,抬上來葬在瑣拉和以實陶中間,在他父瑪挪亞的墳墓裡。參孫作以色列的士師二十年。

士師記(Judges) 17

17:1 以法蓮山地有一個人名叫米迦,

17:2 他對母親說:你那一千一百舍客勒銀子被人拿去,你因此咒詛,並且告訴了我,看哪,這銀子在我這裡,是我拿去了,他母親說:我兒阿,願耶和華賜福與你。

17:3 米迦就把這一千一百舍客勒銀子還他母親,他母親說我分出這銀子來為你獻給耶和華,好雕刻一個像,鑄成一個像,現在我還是交給你。

17:4 米迦將銀子還他母親,他母親將二百舍客勒銀子交給銀匠,雕刻一個像,鑄成一個像,安置在米迦的屋內。

17:5 這米迦有了神堂,又製造以弗得,和家中的神像,分派他一個兒子作祭司。

17:6 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,各人任意而行。

17:7 猶大伯利恆有一個少年人,是猶大族的利未人,他在那裡寄居。

17:8 這人離開猶大伯利恆城,要找一個可住的地方,行路的時候,到了以法蓮山地,走到米迦的家。

17:9 米迦問他說:你從那裡來,他回答說:從猶大伯利恆來,我是利未人,要找一個可住的地方。

17:10 米迦說:你可以住在我這裡,我以你為父、為祭司。我每年給你十舍客勒銀子,一套衣服和度日的食物。利未人就進了他的家。

17:11 利未人情願與那人同住,那人看這少年人如自己的兒子一樣。

17:12 米迦分派這少年的利未人作祭司,他就住在米迦的家裡。

17:13 米迦說:現在我知道耶和華必賜福與我,因我有一個利未人作祭司。

士師記(Judges) 18

18:1 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,但支派的人仍是尋地居住,因為到那日子,他們還沒有在以色列支派中得地為業。

18:2 但人從瑣拉和以實陶,打發本族中的五個勇士,去仔細窺探那地,吩咐他們說:你們去窺探那地,他們來到以法蓮山地,進了米迦的住宅,就在那裡住宿。

18:3 他們臨近米迦的住宅,聽出那少年利未人的口音來,就進去問他說:誰領你到這裡來,你在這裡作甚麼,你在這裡得甚麼。

18:4 他回答說:米迦待我如此如此,請我作祭司。

18:5 他們對他說:請你求問神,使我們知道所行的道路,通達不通達。

18:6 祭司對他們說:你們可以平平安安的去,你們所行的道路是在耶和華面前的。

18:7 五人就走了,來到拉億,見那裡的民安居無慮,如同西頓人安居一樣,在那地沒有人掌權擾亂他們,他們離西頓人也遠,與別人沒有來往。

18:8 五人回到瑣拉和以實陶見他們的弟兄,弟兄問他們說:你們有甚麼話。

18:9 他們回答說:起來,我們上去攻擊他們吧,我們已經窺探那地,見那地甚好,你們為何靜坐不動呢?要急速前往得那地為業,不可遲延。

18:10 你們到了那裡,必看見安居無慮的民,地也寬闊,神已將那地交在你們手中,那地百物俱全,一無所缺。

18:11 於是但族中的六百人,各帶兵器,從瑣拉和以實陶前往。

18:12 上到猶大的基列耶琳,在基列耶琳後邊安營,因此那地方名叫瑪哈尼但,直到今日。

18:13 他們從那裡往以法蓮山地去,來到米迦的住宅。

18:14 從前窺探拉億地的五個人,對他們的弟兄說:這宅子裡有以弗得,和家中的神像,並雕刻的像,與鑄成的像,你們知道嗎?現在你們要想一想當怎樣行。

18:15 五人就進入米迦的住宅,到了那少年利未人的房內問他好。

18:16 那六百但人,各帶兵器,站在門口。

18:17 窺探地的五個人走進去,將雕刻的像,以弗得,家中的神像,並鑄成的像,都拿了去,祭司和帶兵器的六百人,一同站在門口。

18:18 那五個人進入米迦的住宅,拿出雕刻的像,以弗得,家中的神像,並鑄成的像,祭司就問他們說:你們作甚麼呢?

18:19 他們回答說:不要作聲,用手摀口,跟我們去吧,我們必以你為父,為祭司,你作一家的祭司好呢?還是作以色列一族一支派的祭司好呢?

18:20 祭司心裡喜悅,便拿著以弗得和家中的神像,並雕刻的像,進入他們中間。

18:21 他們就轉身離開那裡,妻子,兒女,牲畜,財物,都在前頭。

18:22 離米迦的住宅已遠,米迦的近鄰都聚集來,追趕但人,

18:23 呼叫但人,但人回頭問米迦說:你聚集這許多人來作甚麼呢?

18:24 米迦說:你們將我所作的神像,和祭司都帶了去,我還有所剩的嗎?怎麼還問我說:作甚麼呢?

18:25 但人對米迦說:你不要使我們聽見你的聲音,恐怕有性暴的人攻擊你,以致你和你的全家盡都喪命。

18:26 但人還是走他們的路,米迦見他們的勢力比自己強盛,就轉身回家去了。

18:27 但人將米迦所作的神像,和他的祭司都帶到拉億,見安居無慮的民,就用刀殺了那民,又放火燒了那城。

18:28 並無人搭救,因為離西頓遠,他們又與別人沒有來往,城在平原,那平原靠近伯利合,但人又在那裡修城居住,

18:29 照著他們始祖以色列之子但的名字,給那城起名叫但,原先那城名叫拉億。

18:30 但人就為自己設立那雕刻的像,摩西的孫子,革舜的兒子約拿單,和他的子孫作但支派的祭司,直到那地遭擄掠的日子。

18:31 神的殿在示羅多少日子,但人為自己設立米迦所雕刻的像,也在但多少日子。

默想:詩篇 38:1-8

1.(大衛的記念詩。)耶和華啊,求你不要在怒中責備我,不要在烈怒中懲罰我!

2.因為,你的箭射入我身;你的手壓住我。

3.因你的惱怒,我的肉無一完全;因我的罪過,我的骨頭也不安寧。

4.我的罪孽高過我的頭,如同重擔叫我擔當不起。

5.因我的愚昧,我的傷發臭流膿。

6.我疼痛,大大拳曲,終日哀痛。

7.我滿腰是火;我的肉無一完全。

8.我被壓傷,身體疲倦;因心裡不安,我就唉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