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名字叫劉崇右,在台灣出生長大,直到我 14 歲父母在我國中畢業前將我送去紐約,因為母親去教會的原因,我 15歲時也一起去。我對教會的第一印象就是她有我從來沒在任何地方感受到的溫暖。我留了下來,並且受洗,但又在 23歲時離開教會,因為這世界有更多的誘惑,告訴我如何透過金錢、權利、慾望,來滿足我渴求的驕傲和安全感。在經歷了其中的殘酷後,我發現這世界承諾的尊貴都有如不能裝水的池子一樣。有一天,我想起曾經在教會聽到有關於活水與救恩的事,我決定再去一次。我的老牧師,James Long,正如以往,對我總是給予愛和恩慈,也沒有定我的罪,卻是一再的關心我。當我再次讀聖經時,就像我 15歲時,我彷彿聽見上帝對我說話,也看見自己活在罪惡中,並已被上帝管教,且祂寧願我悔改,而非滅亡。

救贖我的代價就是祂愛子的寶血。祂願意給我這白白純粹的恩典,並不是祂不知道我做了什麼,而正因為祂凡事都知道。這無條件的愛在我邪惡又破碎的心靈做了有效的恩招,使我完全承認我的罪、自義、和一切拜偶像的邪惡。在此之後,我仍然工作,也有教會生活,直到我去了印尼,在「印尼歸正福音神學院」讀神學和道學碩士,也在這段時間與唐崇榮牧師參加了許多佈道的工作。如今,我還有一篇論文與希伯來文課程要完成。同時,我也與白約立牧師、杜宗翰弟兄、與陳以恩弟兄參加了台灣三峽北大特區的植堂計畫。我們的異樣就是要在這裏建立一個以福音為中心的教會,可以以基督的愛影響這個社區並以上帝的話更新我們的鄰舍。